讯 作为上届亚军,巴西在本届美锦赛上4战全败,首轮即遭淘汰,这也曝出了一个冷门,昔日辉煌的桑巴军团为何如此堕落?

将时光追溯到2010年的男足世界杯,作为头号夺冠热门的巴西在领先一球的情况下,下半场却毫无征兆的呈现,以1-2遭荷兰逆转,梅洛的头球解围乌龙以及自找红牌被罚出场也让这场比赛笼罩着假球的疑云,外界之所以质疑,一个关键点则是博彩公司诡异操作盘口,用提升巴西获胜赔率的方式来吸引更多资金注入,而最终的结果也似乎印证,博彩公司仿佛对比赛结果未卜先知。

在本次美锦赛开打之前,著名博彩公司bwin也开出了夺冠赔率,其中巴西以1赔1.9仅位列阿根廷之后,也即是说,他们是第二大被看好的球队,这一定程度上会让球迷对巴西的实力情况产生一种误判,而巴西的输球轨迹也显得难以捉摸,他们在首战中和实力强劲的波多黎各血战到最后,只是小分落败;但在第二场,却以29分被加拿大狂宰;随后又输给了乌拉圭;更离奇的是,他们在生死战中竟然败给了牙买加。

这里有两个信息点,首先,牙买加1赔500的夺冠赔率垫底,此前四届美锦赛均未能进入最后十强,加之前三战0胜3负,绝对是最不被看好球队,对于这样一支只求一场胜利即可完活的球队,最终竟然在生死战中淘汰了巴西,实为不可思议;其次,巴西在第三节时还一度领先了10分,牢牢控制局面,但本节末尾阶段到第四节上来,却突然被对手无征兆打了一波10-0,桑巴军团仿佛又一次中了魔咒!实为不可理解。

但不管怎样,猜测终归只是猜测,竞技体育的阴谋论更多被附上了一层娱乐的色彩,如果从真正原因来分析,巴西的出局有着多方面的原因,硬实力是一支球队最核心的条件,然而,在这届巴西队里,他们的处境却很是悲催,内内、斯普利特、瓦莱乔巴博萨、法布-梅洛、法韦拉尼这六大NBA(微博)球员均没能为国出战。唯一有NBA背景的便是今夏被爵士选中但尚未签约的新星劳尔-内托。在2010年世锦赛、2011年美锦赛以及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上,巴西都可谓是明星荟萃,三年前,他们曾和梦之队厮杀到最后,巴博萨错失绝杀,仅以2分惜败……

但南美篮球的强硬也同样需要建立在球星的基础框架之上,这支参加美锦赛的巴西充其量算是一支巴西二队,缺少了三大内线,意味着巴西的进攻策略只能被迫调整,将攻防重心从内线转移至外线,而在这届巴西队里,老控卫胡埃塔斯是绝对核心,但缺少了内线的支援,胡埃塔斯的进攻发动只能靠外线来支援,虽然阿莱克斯-加西亚和杰奥瓦诺尼投射功力不错,但缺乏像巴博萨那样持球进攻能力,这也导致巴西的进攻战术极为单调,最终陷入到快攻无人接应,阵地战只靠突破分球+接球跳投等一招鲜的手段,加之胡埃塔斯在对手严防死守下,体能续航能力有限,使得这支巴西一到要劲时刻就要掉链子。

事实上,巴西篮协早在这次大赛前就已经预计了前景的艰险,他们只是将理想战绩目标定为第4(前4获得世界杯参赛资格),即使无法达成目标,巴西可以像中国队那样,通过抢外卡来实现通往世界杯之路,或者,他们即便放弃明年世界杯,也不会阻碍其长远的计划,考虑到2016年的奥运会将在里约热内卢举办,届时巴西将会作为东道主参赛。美国篮球专家斯科特-谢罗德在解析巴西出局原因时便坦言,这支巴西队从某种意义上是没有战绩压力的,在缺少球星基础上,他们反而有机会利用这样的比赛锻炼新人,为今后做准备。

如果要为本次美锦赛评选一个“最不爱国”黑奖,巴西将毫无悬念登上榜首,球员缺席有很多理由,但无外乎这几点,自己要休整,和NBA球队谈续约,球队不放人,随着NBA竞技力度的加强,一些洲际甚至国际赛事已逐渐沦为鸡肋。而巴西则一向面临征召难的问题,通俗地说,国内大环境不佳,让球员丧失了为国效力的心气。

众所周知,在巴西体育里,足球享有着难以撼动的统治级地位,而篮球只能在狭缝中求生,所以,当这种客观事实存在时,也决定了,巴西的篮球很难得到可持续的良性发展,这也是他们战绩忽高忽低的原因所在。早在2007年时,球队顶梁柱内内便公开炮轰篮协:“我已经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NBA了,巴西的篮球完全是分裂的,球队正在消失,他们不愿付给球员工资,球迷也对这些运动不感兴趣,主办方也都不可靠,想让我为国效力,先改变环境吧。”内内说道。

在巴西体育项目投资里,篮球获得的经费并不高,这也导致篮协并不愿意去做出一些高额的买单举动,最显著的一个例子是,一旦NBA球员在为国效力期间受伤,那么他们最终的结局可能是自讨苦吃,国家队和NBA之间的矛盾冲突缘来已久,2008年时就有小牛拒绝诺维斯基为国效力,导致爱国心切的诺天王不得已自掏腰包买保险才得以参加北京奥运会的案例。

巴西的悲哀实际上也是整个世界体育项目的缩影,功利性体育残留的毒害无处不在,如同难以飘散的雾霾,发展强势体育,漠视或是放弃弱势项目,国家荣誉和个人利益的对立,金钱的诱惑,导致强势更强,弱势更弱,也导致了竞技体育慢慢失衡,乃至开始变味。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